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我和女婿的一夜情(真实故事)

我和女婿的一夜情(真实故事)_我和女婿的一夜情(真实故事)

在老公翻译岳母与女婿姦情的文章中,有几篇特别煽情,当老公和我讨论其
中剧情时,他戏谑的说:「看了这幺多岳母与女婿姦情的文章,以后会不会也想
和妳的女婿来一下啊?」这是在女儿结婚前的事了,我骂他:「你神经病啊?怎
幺可能!」其实我经常都会遐思,把自己想成一些故事剧情中的女主角,老公戏
谑的事也说不定那天……

  我也反问他:「那你身为女婿,也会想要和我妈有一腿吗?」

  他顿了一下说:「跟妳说个秘密,妳不能笑我,也不能说出去。」

  我说:「不笑你,我们俩闺房中的事我怎幺可能说出去?你快说吧!」

  他唯唯诺诺的说:「当我第一次到妳们家,看到妳妈时,我就料定,将来妳
到妳妈的年龄时,会和她的体态差不多,那时妳很瘦,而现在妳丰腴的的体态就
像那时的她,这正是我内心所欣赏的形象,为什幺我会对妳百拍不厌、百看不厌
就是如此。妳记得吗?那时我特别喜欢去妳家,我真的是想多看看那时妳妈像妳
现在一般丰腴的的体态,我还常常把她当成遐思幻想的对象,真想找个机会和她
发生关係,一直到妳生了玉琴(我们的大女儿)对她的迷恋才渐渐消失。」

  我笑着说:「你还真变态!还好你没和我妈发生关係,不然我要叫你老公好
还是乾爹好……」

  冥冥之中,二十年前老公对岳母的邪念竟然应验在他女婿身上。这件事发生
在去年炎热的六月份。

*******

             我和女婿的一夜情
  
  大女儿玉琴和我年龄相差21岁,身材比我高一点也胖一点,依她的年龄来
说是过胖了些。玉琴从小不怎幺爱读书,我和老公的教育方式比较让孩子按自己
的想法去做,书有没有读好其次,只要不学坏就好,所以她高中就选择读了建教
班,在竹科一家上市大厂工作,毕业后也继续做到现在。

  玉琴从高中就先后断断续续交了几个男友,但交往的时间都没有很久,也许
是她在眷村成长,从小受到很多年长的长辈呵护,所以长大成人后她也喜欢和年
纪大一些的男性交往,前年中她结交了一位离过婚的公司上司,比她大13岁,
名叫进春(熟悉的典型客家名字),住在苗栗,体格健壮,身高超过180。

  起初我和老公都不是很赞成,但又不好公然表示反对,我们想也许他们俩不
会交往很久,就让他们自由发展好了。女儿经常邀他来家里吃我做的客家菜,他
很懂礼节,来的时候总是会带些东西,吃饭时也会对我做的菜讚不绝口,很讨女
人喜欢,偶尔也会请我们一起出去吃馆子,感觉他和我蛮投缘的。

  算算他只比我小八岁,而且结过婚,人生历练比玉琴多很多,所以反而可以
和我聊得很深入;再一则我们如果用客家话聊起来更是亲切,就这样大家相处越
来越融洽,渐渐地我已完全接纳了他,应该说对他有了好感!

  前年底的某一天,女儿说她怀了进春的孩子,她要和他结婚。其实那时我对
进春已无成见,但他离过婚和有两个小孩的背景,我基于保护女儿的立场还是劝
女儿要慎重考虑,究竟她还年轻要当后母可没那幺容易,最后她还是决定要嫁。
在去年初他们顺利地举行了婚礼,从此进春正式成为我的女婿。

  从那时起,老公突然对有关岳母女婿的文章特别注意起来,经常翻译好后拿
给我看,还和我一起讨论故事中的剧情,其中有几篇岳母主动勾引女婿的内容确
实非常煽情。看了这些文章,说真的多少会引起一些慾念,老公的诱导加上对女
婿的好感,不觉地有时思春时会把女婿当成遐思的对象。

  其实我知道变态的老公拿这些文章给我看,是什幺用意,就是希望看我和女
婿……可是人总是有基本理智的,我会适时的骂他:「你那幺无聊哝!年纪一把
了,还一天到晚看那些有的没有的黄色文章,还拿给我看,你在想什幺以为我不
知道哦?你真有毛病。」

  他解释说:「我可没有什幺意思哦!闲着也闲着,我是当进修英文,看这些
小说又可增加夫妻情趣嘛!人生苦短,何不即时行乐,就像我们拍裸体外拍,和
几次的联谊不都是很快乐吗?」

  虽然我没有对他表明,但当下我是认同他的即时行乐观念,内心也期待并愿
意配合他带我出去参加联谊。为了隐瞒我内心的秘密,我故做娇嗔的说:「嘿!
死老公!我可是牺牲自己配合你拍照和参加联谊哦!你可别以为人家欢喜哝!人
家可是一直都很含蓄又害羞的哦!」

  他急忙说:「是、是、是、我的好老婆,谢谢妳配合我,成全我。」

  女儿工作是作业员,工作时间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做二休二,碰到女儿假
日上班时,女婿就会送她来新竹,白天他就在家里和我们一起渡过,有时他们也
会在家里住一晚。

  在事情发生前的四、五个月期间,因为假日家里都有人在,女婿从没有和我
有单独在家相处过,那段日子都很平静的渡过,女婿和我们相处也越来越融洽,
而在心底他和我都有如同姐弟一般的感觉。

  那时我在一家旅馆的餐厅做早餐厨师,工作时间早上六点到十一点,假日不
能休假,平常每天中午下班回到家都累得一身汗和满头油烟味。因为平常家里白
天大都没人在,我习惯一回到家马上脱光衣服,先好好洗个澡,如果下午没有节
目,我就先躺下睡个午觉,起来后再吃点东西,然后做些家事并準备晚餐,还算
过得逍遥自在。

  去年六月份的一个礼拜六,那是一个炎热的日子,那天老公刚好去了单位值
班,二女儿去上班,小儿子去做假日打工。前一天大女儿来电话说今天要上班,
早上女婿会送她来上班,然后到家里休息等她下班。

  礼拜五住房客人多,所以吃早餐的人就比平常多出很多,中午下班我一回到
家已经感到很累。女婿穿着背心短裤在客厅看电视,我和他打了招呼,问他吃过
中饭没,他说早餐吃得晚,还不饿,我说:「冰箱有菜,那你饿了自己弄来吃。
我今天很累,先洗个澡再陪你聊。」

  这是第一次家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和女婿单独的长时间相处一室,虽然我们
单独相处并不会拘束也很聊得来,但此时我也觉得他给我带来些许的不便。我们
公寓的客厅和主卧室都面对中庭,若是平常家里没人,此时我已是一丝不挂自由
自在的在家里走来走去了,客厅的落地门开着,清风由中庭吹进来,略解暑气。

  远远的对门若有人注意的瞧过来,也许可以看到我的上半身,但我不在意,
因为老公喜欢我这样被人偷窥,所以我也习惯在房间里换衣服或化妆等也不关窗
帘,甚至有时和老公做爱时,他也故意把窗帘拉开,开着小灯办事,他说这样能
感到更刺激。多年来我们夫妻这些暴露的举止到底被看了多少我也不知道,说真
的我也不在意。

  言归正传,当我準备要进房间换衣服时,家里电话响起,是老公值班无聊打
来闲聊的,他问女婿在不在?问我上班累不累?问我们吃饭没等等。我一一回答
他后,问他吃饭没现在在做什幺?他说他刚刚看了一篇色情小说,内容叙述一位
身材曼妙的岳母,穿着半透明睡衣在帮女婿做早餐,女婿坐在餐桌旁欣赏岳母那
凹凸有緻的丰满背影。

  最后女婿终于忍不住诱惑,走上前,身体贴上岳母的背部,下面那只硬硬的
老二贴在岳母的翘臀上,岳母没回头,对女婿说:「你想做什幺就做吧!」最后
发生了长期的性关係……

  因为女婿在旁边,我不方便回应,就对老公说:「好了,有话回来再聊吧!
我今天很累,我要去洗澡了。」

  由于老公的有意挑逗,洗澡时我的生理起了变化,心中燃起一股想要被插的
慾火,瞬间漫延至我身体的敏感部位。我沖着水靠在墙上,一只手搓揉自己的双
乳,另一只手戳着我那渗着淫液湿漉漉的阴部,脑子理幻想女婿裸着身子进到浴
室和我一起洗鸳鸯浴……

  洗好澡,因为準备休息所以进浴室就没拿内衣,套上一件泰式棉质的半长宽
吊带薄睡衣,这种睡衣虽不很透明,但由于刚才在浴室的自我安慰,使得我的奶
头仍是硬的,如果注意看,依稀可以看到激凸的奶头。

  我心想先喝点水和女婿随便聊聊天就去休息,我走出浴室,女婿转过头来,
我感觉他的表情有点小小的讶异,他的眼睛有点色色的从我的头到脚上下打量了
一回,我突然想到这是第一次我们单独的长时间相处一室,而且也是第一次在他
面前穿的如此清凉。

  随后他用客家话说:「妳洗好身了?」我笑笑说:「嗯,有轻鬆一点。我去
倒杯水。」随后转身,我瞄了一下,他的眼光仍注视着我的身体,我并不在意他
眼睛对我身体的巡礼,轻鬆婀娜的走向厨房,他的眼睛应该是盯着我的翘臀,目
送我进入厨房。

  我倒了一杯水出来后,坐在中间的长沙发上,很自然地像平常一样把两条修
长的腿蜷到沙发上,那是一个撩人性感的侧坐姿势,也是我自拍时常摆的造型,
他的眼光也不时地在我胸部和腿转来转去。

  我们随意地聊了一些家常事后,我说:「你看你的电视,我去休息了,今天
做得很累,手脚都很痠。」随后就站起来準备回房。我低头看去,见到他胯间鼓
起一块,心想糟了!可能是我的穿着和撩人的姿态引起他的男性生理自然反应,
这又重燃我刚刚一直还没消退的慾火,我的心一阵怦怦乱跳,深深吸了口气。

  此时他带着腼腆的口气说:「妈,要不我帮妳按摩一下,可以消除疲劳。」
其实在我们俩的内心深处,都把关係定位在姐弟而非岳母女婿,此时以一个熟女
的经验与直觉,我已经嗅出他开始对我展开攻势,一步步试探我,最后看能不能
达到佔有我的目的。

  此时我的生理虽然急需被男性安慰,内心的想法也不排斥和他发生性关係,
但是我的理性又告诉我,最好不要,因为开放的老公知道了反倒没事,如果被女
儿知道那可是要出人命的事。这时我只要说一句「不用了」,事情就划下句点,
可是我的生理需要和好奇心却让我作出一探究竟的决定,我想知道他到底想要什
幺?他又如何进行?我心里也想妥了两条应对之道,这也是减少罪恶感的自我原
谅之道。

  第一条:双方讲好,我们俩之间任何不该让第三者知道的事都要保守秘密。
还有,在他一步步进攻时我仍可以随时喊「卡!」来停止不该发生的事。

  第二条:双方讲好,我们俩之间任何不该让第三者知道的事都要保守秘密。
还有,如果是因我无法抗拒生理性需求而最后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我也不能表现
出是我的需求,而要让他觉得是他不断引诱我而造成。最后如果真的发生,我们
必须约定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事后一切恢复正常关係与生活。

  此时我的内心既紧张又刺激,脸红心跳,而我却故作轻鬆的说:「你会按摩
哦?我怎幺不知道?」他说:「我以前学过,偶尔也会帮玉琴按按,不过她不很
喜欢。」我说:「我正需要,你就帮我按按吧!坐着吗?」他坐着说:「坐着腿
不好按,要躺着才好按。妳先进房去,我洗个手就进来。」其实我知道,眼下因
为他胯下的反应,他无法在我面前站起来。

  我进了房间,打开电扇,把窗帘拉起来,我不想让这一段春光外洩。我坐在
床上,他从外面进来说:「妳趴在床上,我从背部先按。」接着,他从我的头、
颈、两臂顺序由上往下按。他按得真不错,我相信是学过的,他一边按一边问我
会不会太用力,我都回答他说力道刚好也很舒服。

  当按到我的肩和背的时候,他换了姿势,原来他是在我身体两侧按,现在他
两腿分开跨骑在我的臀部上方,双手抓按我的肩膀,他的身体也前后地移动,我
感觉到他胯下那根硬挺的老二有一下没一下的磨蹭着我的臀部。对于很容易就被
挑起性慾的我来说,这样的磨蹭简直是折磨,我的阴部感觉湿漉漉的又热又痒。

  这时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背说:「妈,妳没穿内衣哦!」我说:「平常我
在家洗完澡都习惯不穿内衣的,有差吗?」他说:「没有啦!我忘了先告诉妳,
按摩时穿内衣会不方便,妳没穿就好。」其实他哪里没看到我没穿内衣,从我洗
澡出来,激凸的奶头他已看得一清二楚,还装不知道。

  我想,要假就来假吧!于是问他:「那穿内裤有没有影响呢?」他说:「内
裤没影响,除非要做油压按摩,那就什幺衣服都不能穿了。」当他按到我的腰部
时,他的臀部轻轻的坐在我的腿上,他胯间那只硬物贴着我的肌肤,弄得我瘙瘙
痒痒的。

  当他的手滑到我的臀部时,他说:「妳没穿内裤嘛!」我说:「对啊!你以
为我有穿哦?」他说:「对啊!刚刚妳问我穿内裤有没有影响,我还以为妳有穿
呢!」他一边说着,手一边轻轻的上下抚摸着我的翘臀,这已经不像在按摩而像
是挑逗了,可是我喜欢他这样抚弄我的臀部,我静静地享受着。

  接着他的手向下滑到我的大腿,这时我想他也无心好好按摩了,便下定决心
採取刚才想妥的第二条应对之道,我对他说:「对了!今天按摩的事不要告诉玉
琴哦!」他说:「拜託,我可不敢告诉她,她的醋劲可大了。我没告诉妳,之前
我们相处时说说笑笑的,她都带醋意的问我是不是对妳有意思,所以后来有她在
场我都会注意对妳不要太亲近,如果今天帮妳按摩的事给她知道,那还得了!」

  我说:「对啦!本来纯按摩没什幺事,她如果那幺在意就别让她知道,她要
往坏处想我们怎幺解释也没用,那我们私下聊过的很多事也都不能让她知道!」

  他说:「那当然啰!妳放心,我会有分寸的。其实我和妳年纪相近,聊得来
算正常的,因为玉琴有不一样的想法,所以我和妳聊的事大部份我都没告诉她,
当然我也不会告诉别人啰!」

  他说的正是我想听的,我说:「对啦!人都应该有些自己的秘密,我们俩的
很多话题就当成两人的秘密,只有我们知道就好,以免引起一些误会和麻烦。」

  这时他用双手将我併拢的两条腿分开,开始按我的大腿,按完大腿后他跪在
我的后方,弯起我的一条小腿,先按我的脚,之后放下我的脚再按小腿。而我的
脚停在他的胯间,正好接触到他硬挺的老二,他的双手握住我的小腿肚左右搓揉
着,我的脚也一下一下地撞击着他的老二。

  当他按我另一脚时,我感觉小穴里已经瘙痒的流出涓涓淫水,我不禁一下一
下的收缩着我的阴道和肛门,我的小穴也完全展现在他眼前。我的脚感觉到他的
老二更硬更热,为了维持被动的位置,我只好强忍急需被插的慾火,面红心跳的
趴着接受他双手的蹂躏和挑逗。

  最后终于按完了,他把我的睡衣下襬往下拉好,下床站在一旁说:「后面按
好了,感觉还可以吗?」我喘了一口大气说:「很舒服,感觉好轻鬆,你按得很
好。」然后我转过身,仰面瞄到他的胯下顶起一把小伞,我心想如果他这时结束
离开,那今天的戏就到此为止,我将会有些失望。

  可是他不像想要结束的样子,红着脸有点气喘吁吁的说:「不知妳累不累,
如果不累,我顺便帮妳按摩前半身。」这时的我哪里还会想睡,慾火高涨的我正
需要安慰呢!我感觉两个奶头又涨又硬,低头看去,胸前像撑起两把小伞,而我
的阴部更是瘙痒难耐。

  此时我的慾望让我真想像老公刚才来电所描述那位岳母一样对女婿说:「你
想做什幺就做吧!」可是我还是决定採被动姿态,于是强作冷静的说:「哦!我
现在感觉不累了,你就帮我按吧!」

  我闭起眼睛,他坐在床沿开始由我的头、脸、耳朵、颈部、肩部顺序往下按
着,一会儿他的双手跳过我的胸部,在我胸下和小腹之间来回搓揉着,那感觉也
不错。我觉得他有意趁搓揉的动作,把我的睡衣下襬往上一点点拉起,一直拉到
我的阴部上沿,我的双腿是很自然的伸着,但不是併得很紧,他应该可清楚看到
我的阴毛和湿润的阴唇。

  此时他窃窃的对我说:「妈!不好意思,我看到妳的毛了,好像是修过的,
很整齐。」他的手也没停地继续揉着我的小腹。我说:「跟你说个秘密,你岳父
喜欢自拍,常常都要我当他的模特儿,为了拍照好看,他就常常帮我修毛。」

  他说:「修得很好看,想不到你们还这幺开放。那拍的相片呢?可以给我欣
赏吗?」我说:「算了吧!连我都看不到,他都锁在办公室的电脑里面,我要看
还要趁他假日值班时去他办公室看呢!像今天,他就会在办公室整理他最近帮我
拍的相片,如果我想看,就要去他办公室找他。」

  这时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红着脸腼腆的看着我,我问:「按好了吗?」他有
点结巴的说:「还没啦!可是我也有个秘密想告诉妈,妈不要生气哦!」其实之
前,我们俩私下的话题是无所不谈的,我们也谈过了不少的秘密,包括他和他的
前妻关係,他和女儿玉琴的性生活,我和老公的性关係等等。

  我们俩除了没上床,还有什幺秘密?所以我说:「生什幺气,只有我们俩知
道的事,我不会生气,你说吧!」

  他深情的看着我说:「是这样的,刚和玉琴交往时,她常常在我面前提起说
她妈妈很性感,生过三个小孩了,身材还保持很好,甚至比她还好。起初我不太
相信,因为我看她的身材那样,妈妈的身材会好到哪里去!

  但第一次见到妈后,我才相信是真的,我怎幺也不相信妈比我大七、八岁,
因为妈和玉琴看起来简直就像姐妹。从那时起我心里就对妈产生了爱慕之情,后
来我们相处越久越谈得来,我就越觉得我们就像姐弟一样,心中越来越想和妈亲
近一下,甚至把妈当成我的梦中情人和遐思的对象,尤其因为玉琴怀孕害喜不让
我碰她,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在一起了,这让我想亲近妈的念头更强烈,想得好
难过。」

  对他的说法,我觉得有点窝心,因为他等于在讚美我,我也有点同情他,我
知道他这种年龄的壮男,一段时间没有性行为是很难熬的,他所说的我更可以感
同身受,我知道那种相思与肖想的滋味,因为曾经在多年前,我们还没搬出眷村
时,我曾经对一位邻居的大哥(他太太是我的牌友)产生好感,我也是对他朝思
暮想,最后终于得到他的关怀,现在我们还保持很好的交往关係。

  现在女婿对我的告白,等于把是否允许他佔我的决定权丢给我。到现在他只
说出他有亲近我的念头,我不能就这样允许他亲近我,虽然我已作好和他发生关
係的準备,但我仍决定处于北被动地位,再把球丢回去。

  我说:「我了解你现在的处境,你说了那幺多,现在的意思是要怎样呢?」

  他说:「我想求求妈和我亲近一次,只此一次,以后我都听妈的,不然我实
在难过得不知该如何。」

  这时我有几个想法,我很同情他的难过,我对他也有好感,如果他憋不住出
去乱搞,对女儿反而不好,而且此时的我也非常需要。我说:「好吧!有几件事
你答应我,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第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第二、今天的事
情过后,我们生活与相处之道恢复原来关係,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第三、永远
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第四、等会你不能碰我的脸和吻我的嘴。」

  他听完后握住我的手说:「妈!我答应妳,我都听妳的,我发誓一定遵守诺
言。」

  为了维持岳母的最后尊严,我决定採取多年前被公公姦淫的那次模式,不动
也不叫,让他觉得我是很勉强配合他,也让他看不出我淫蕩的一面,让他在事完
后觉得我是一个保守的岳母。我坐起来把睡衣慢慢地脱掉,一丝不挂的全裸在他
面前,他的人整个呆在那看着我脱,眼睛盯住我的双乳,我笑笑对他说:「捉码
(干嘛)还不脱衣服,还在发什幺呆啊?」

  他站在床边脱掉了上衣和运动裤,里面没穿内裤,他那又长又粗的老二正好
硬挺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啊!我心中一声讚歎,这是我所遇过的男人当中,老二
最粗最长的一只,我忍不住用手握了他的老二一下,他的老二也在我的手中抖动
了一下。

  我的嘴几乎忍不住要向前去吸他的超级大老二,为了保留形象,我还是忍住
了。我鬆开手,用颤抖的声音小小声的说:「好大啊!」说完后我就躺下去。他
跪在床边,两只手抚摸着我的双乳,我的奶头变得又硬又涨,接着他的一只手向
下滑去轻轻抚弄着我的阴唇,另一只手捏着我的奶头。

  他的挑逗,让我的心跳急速加快,阴部也瘙痒难耐、淫水直流,此时他那沾
了我淫水的湿润手指开始拨弄我的阴蒂,我已饥渴到无法自己,屁股很自然的扭
动起来,鼻子也忍不住轻发出「嗯……嗯……嗯……」的淫声。

  此时他气喘吁吁的说:「妈,今天我可以叫妳一回大姐吗?」这时我哪还有
心情管他怎幺叫我,心里想的只是希望他那只大老二赶快插入我的身体里面,我
点点头,「嗯」了一声,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

  我没再说什幺,他爬上床来跪在我一旁,两只手用力搓揉我的双乳,一个头
栽下来马上开始猛吸我的两个奶头。他灵活的舌头又吸、又舔、又顶、又转的,
弄得我不断地直发出「嗯……嗯……」的轻淫声,他也吟着:「大姐,好棒啊!
好好啊!想死我了!大姐……」

  随即他把我的双腿分开,人跪在我双腿中间,嘴对準我的阴部趴下来,两手
往上伸到我的胸部紧紧握住,嘴巴盖住我的阴户,舌头伸入阴道中进进出出的顶
着,又舔着我的阴蒂。我整个人已无法控制,我的手抓住他的头用力往下按,我
的臀部也跟着节奏扭动起来。

  我已快无法矜持下去,嘴里发出了我一惯兴奋时的「唉呦!唉呦!」声。他
嘴里一边发出「啧啧」声,一边问我:「大姐,好不好?感觉好不好?」这时我
口乾舌燥,心狂跳着,几乎用哼的回答他:「嗯……很好!很好!」他的舌头继
续在我的阴道中转动着,一会我的子宫感到一阵痉挛收缩,我达到了高潮,我的
阴部也一下一下往上顶着,嘴里发出「唉呦!唉呦!」声。

  在记录中(曾经和我发生过性关係的男人),舌功最好的是老公的同事小童
(见《老公设计我喝醉让人玩》),每次他都把我舔到高潮叫救命,我真没想到
女婿的舌功竟然这幺厉害,毫不输给小童呢!

  在把我舔到高潮后,他并没发觉我已经来了一次,仍然继续不停忘我地舔着
我那多汁的淫穴。就在我感觉又要达到高潮时,他突然停了下来,跪在我两腿之
间,翘得老高的硬挺老二直指着我,他说:「大姐,我要进去啰?」我看着他点
点头。

  他弯下身,一手扶着老二在我的洞口来回磨蹭几下,沾了些淫水后,就把粗
大的老二送进我的穴里。他慢慢地往里一直插到了底,从没被这幺长又粗的老二
插过,把我整个阴道都塞得满满的,我感到一阵酸、麻、涨的刺激感,不由自主
地发出「啊~~」一声。

  他停在那问我:「大姐,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深了?」我说:「不会深,
这样就可以。」

  接着他开始用九浅一深方式不停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我的穴,没一下我又来了
第二次高潮,他仍没有察觉我的反应,继续用同一个正面姿势一进一出的干着。

  应该是他自己也顾及了作为女婿的分寸,他没有要求我转换其它姿势,其实
我好想趴着让他从后面插我,并不是被他从前面插得不爽,只是我很喜欢被从后
面插的不同感觉,但我也守住该有的尊严,没有提出换姿势的要求,维持着同一
个姿势让他继续抽插。

  就这样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加快速度,而且更用力地往深处插入,我知道
这是他要出来的前兆,我也感到无比的刺激与兴奋。这时他喘着说:「大姐~~
我要出来了!可以射在妳里面吗?」我也喘吁吁的说:「可以……没关係,没关
係~~你射里面没关係……」

  此时我双手用力地抓住他的腰部,我的阴部也用力地随着他插入的节奏一下
一下的回顶着他。在一阵猛烈抽插下他猛然停了下来,叫道:「啊啊啊……出来
了!大姐,好棒啊!」我感觉一股热流充满我的阴道、涌入我的子宫,我的阴道
也在一阵痉挛下达到今天的第三次高潮。

  我放下双手,感到一阵轻鬆。他没有立即抽出还没软掉的老二,停在原来的
姿势,对我说:「大姐,我的表现还可以吗?」我笑笑回他说:「该叫妈啰!表
现得还不错,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承诺!去洗洗吧,等下他们就要陆续回来了。」
他也笑着说:「是!妈,谢谢妳成全我,我会尊守承诺的,妳放心啰!」

  过了两个月,女儿生了一个儿子,女儿辞掉新竹的作,另外在苗栗找了其它
工作。那时起他们就很少回来新竹,偶尔回来也是来去匆匆,我们按照约定,没
有再发生不该发生的事件,恢复了原本的关係与生活形态,只留下一段美好的回
忆和偶尔的遐思,见面时我们也会偷偷的会心一笑。
              

  
  有一年没有写了!最近有院友来信问候,并说很久没看到我的贴文。

  上一篇贴文是去年炎夏在我家中和女婿阿春发生一夜情,之后的一年多,我
们按照约定,双方都克制自己,没有再发发生不伦的事情。表面是留下一段美好
的回忆,双方回复正常的生活,但事实上,对我来说却是一种煎熬,因为我真的
无法忘怀他那又长又粗的老二和高超的性技巧,我可以体会女儿为什幺愿意选择
嫁给大她十三岁的男人,因为性的满足与欢愉对女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这期间其实是有些题材可以书写的,举例说:我和外公(和我逗阵十五年之
久的长期性伴侣)每月固定约会两次(我们的约会模式都是安排休假一整天,早
上到郊外游山玩水顺便外拍,下午到汽车旅馆翻云覆雨和自拍)。

  还有这期间老公总共安排了八次联谊,七次3P、最近一次是4P,对象都
是三十岁左右的宅男。另外我还有四、五位老朋友(像我在之前贴出《我的麻将
失身日记》文中所提到阿菊哥哥和运将小李)也会三不五时偶尔找我聚聚,有时
去郊外走走或和大家聚餐(最后当然也包括上旅馆),其实我很少会主动去约这
些老友,但只要不是我讨厌的人,多半他们找我,我都会尽量配合出去赴约,主
要应该是我自己不甘寂寞和需要安慰吧!

  依以上所述,身为家庭主妇、人妻、情妇、联谊节目女主角的我,真的是分
身乏术,抽不出什幺时间静下来写东西。

  迈向45岁的我,已是标準熟女,虽然对于拥有163公分、36、28、
38身材(与同年龄层的女人比较)还是有点自信心,尤其配上一双修长的腿,
还有我喜欢穿着短裙、短裤、紧身低胸衣,但是很明显现在的我,已不像几年前
那幺吸引男人和常常有人追求了。

  正值狼虎之年的我,这两年性需求特别强,几乎一两天就想要一次安慰,五
十多岁的老公,虽然现在最少一个礼拜还会找我一次,再加上外面的性伴侣的次
数,距离我的生理需求还是太远,需要归需要,但总不能出去随便找人来玩,没
办法,很想的时候只好藉助假阳具来稍解燃眉之急。

  而这时我的遐思对象竟是我的女婿阿春,他是近一年来最让我想要的男人,
心里一直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再和他续前缘,之前和他只发生一次的约定,
管他去吧!反正一次也是乱伦,两次也是乱伦,只要我们俩有节制不说出去就不
会出事了,对女儿的抱歉就偷偷地放在心里了吧!

  至于老公这边就不用多说了,他巴不得我早点和女婿搞乱伦关係,如果让他
知道,他一定会兴奋不已,对他不用抱歉,但我还是决定不让他知道好些。想到
这,我真想把早年他爸爸诱姦我的事(见前文《被公公诱姦》)告诉他!

本站资源由 nicolettephoto.com 采集 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网站,亚洲av 综合av 国产av,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欧美av国产av亚洲av综合_nicolettephoto.com
本站采集只提供在外华人观看: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请自行关闭离开!